冬日,相遇香格里拉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冬日,相遇香格里拉
作者:  曾臻

冬日,相遇香格里拉

曾  臻

  

  那個季冬,在麗江,我問旅館老板,去香格里拉怎樣組團包車,老板說:“你不要去!這個季節去,你夢中的香格里拉會破碎。”

  

  我當然要去,我已不再是虛妄做夢的年紀。

  

  一行七人,小面包車在岑寂的山峽間行駛,金沙江的滄浪在澗谷奔涌。香格里拉——“心中的日月”,我披覆著冬日的風來看你繁花凋盡的素顏。

  

  香格里拉,地跨滇、川、藏三省區。我只能以蝸牛般的觸角,向她的州府迪慶小城行進。車開始向高崗爬行,一邊是深谷,一邊是岡巒,漫灣風口處,路面結著明晃晃的冰。車輪碾過冰面發出咔咔嚓嚓的碎響,我的心似乎緊貼在路面上,車在隆隆地勻速上爬,不能剎車,不能加速,不可溜車,不可偏移……

  

  車終于駛過了險境,進入高曠的荒原。司機朝斜前方揚了一下臉說:“那兒就是中甸,六月來,都是花兒。”透過車窗,視野推移著無垠的地平線,我看到了放縱的荒野,砂土礫石,衰草枯梗,尖利的風刮著冬的冷硬。這兒就是春夏時節令人迷醉的草原花海啊!“香格里拉: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,那里沒有仇恨,沒有戰爭,是一片寬容、安靜、祥和的凈土;是一片神奇、擁有無與倫比原始自然美的樂園……”我最早讀到她,是在二十年前趙鑫珊的著作里,這引自《不列顛文學家辭典》中的注譯一直濡染著我的情緒。我從書頁上看到趙鑫珊先生跪伏在碧綠的草地上朝青山藍天膜拜,表達他虔誠的宇宙宗教感,內心生出了同樣虔誠的渴望。我的目光在寂寥里游弋,遼闊的高原,聳立的寺廟,低矮的瑪尼堆,飄拂的經幡……

  

  雙腳踏進迪慶小城,我們被散落在了清冷里。已是后晌,天空澈藍,細風瑟瑟,街道凈涼蕭索。這旅游淡季,大多店鋪落鎖歇業,只有少數營業。我和女兒隨意游逛著,這里既有古貌的木屋閣樓,也有現代的水泥鋼筋樓房,幽亮的鵝卵石路與蒼灰的水泥路回環交織。走出古街來到新區,泛泛的火柴盒式建筑毫無風格可言。風格是審美品質的表達,沒有深蘊的文化涵泳和豐厚的資金支撐,也就無從談論風格。

  

  茫然地行著,驀地發現,身后悄然尾隨上來了一只臟兮兮的流浪狗。我們走快,它走快,我們走慢,它走慢,四蹄輕促,不吠不叫,緊跟不舍,令人發怵。我倆索性在公交車站牌前停下來,它也乖乖地站在了一旁。我認真地看了看它,足有半米多高,一身褐黃色的亂毛,患有眼疾,眼角赤紅,它不卑不亢地與我對視著。女兒害怕地說:“沒有公交車,咋辦?”“到路對面,甩掉它。”我倆抬腳走開,它立馬嗒嗒地跟了上來,讓人惶然無措。幸好街角處有一地下超市,我倆隨即下到了超市。它沒再跟進,我舒了口氣。女兒說:“它不會在外面等著吧?”“不可能,來回過人。”我們在不大的超市里逛來逛去,為了擺脫它足足消磨了一刻多鐘,想必它早已離去。我倆出了超市,天吶!果然被女兒言中,它竟豎著雙耳扼守要塞虎視眈眈地在門口臥著,一看見我倆,渾身亂毛猛然一抖呼地就站了起來,顯得十分激動,卻一聲不吠,旋即跟了上來。簡直像個無恥的乞丐,令人神經崩潰。街上雖說行人不多,可也不僅僅只有我倆,真不知道它憑著什么感覺,不依不饒地盯上了我們,緊跟著又返回到了馬路對面。我見旁邊有一家小賣部,便對女兒說,“它是餓了,給它買根火腿腸。”它亦步亦趨地跟進了小賣部。女兒買了根火腿腸,盡力扔向門外,引它躥了出去。趁它叼取食物的瞬間,我倆迅速轉身離去。哪想它叼起火腿腸“嗖”地一下掉頭又追了上來。我額頭上冒出了汗,正驚慌無措中,一輛轎車駛了過來,我扯著女兒說:“停!”就在這一瞬,黃狗風急的蹄子躥過了我倆的腳步,我抓住女兒錯步急退,閃身從車后面沖向馬路對面,朝一個胡同跑去。飛馳的轎車擾亂了它的視線,它在拼命地往前追奔,馳突伸張的身子一躍一躍在與轎車競速。我心驚肉跳地扭頭望去,那一襲紛亂的黃毛流火般在寒風中飆揚……哦,冬日的香格里拉,迪慶小城,竟以這種方式來迎納我。

  

  我和女兒快步回到賓館,這只可怕又可憐的流浪狗囚禁了我倆悠閑的腳步。不可思議,它是以怎樣的靈智來洞悉我的無能,實施它陰冷的要挾呢?它的機敏、它的辨識能力、它緘口不吠的慎行,鎮靜扼守的狡猾,讓人驚詫不已。我望著深湛的天空,想到了大片的森林和廣袤的草原,漸漸了悟,自己正站立在橫斷山脈腹地,香格里拉高原上。我想到了那機警、兇悍、鎮靜的獵犬和牧羊狗。哦!這只流浪狗,它的體魄里流淌著它們種族的血啊!那步步驚心的追隨,那赤紅而冷靜的眼神,那迷狂的飛奔,它是要告訴我什么呢?是想訴說它已失去了森林和牧場,在游客稀落的冬季饑饉難挨呢;還是虛慕遠方的繁華,企圖讓我把它帶出荒涼的高原;抑或是渴望豢養。它知不知道,那些被主人繩索牽拉著的寵物狗是以丟掉自由天性為代價的。香巴拉,讓我這個從來不養寵物的人竟與一只流浪狗兒結下了這段緣分,在后來的日子里,每一想起,心里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傷。

  

  日頭落進西天的灰紫里,星月垂下冰冷的夜幕。當地人為推動冬季旅游業的運營,舉辦了歌舞晚宴和篝火晚會。這晚,迪慶城游客不足二百人,聚攏在偌大的娛樂大廳里,中間一舞臺,四周幾案桌椅,客人圍坐下來。長案上擺滿了烹煮煎炸蒸炒的各種食物,熱氣騰騰,牦牛肉和酥油茶散發著濃香。舞臺上,主持人煽情發噱的脫口秀,年輕姑娘小伙們熱情奔放的民族歌舞,把人們帶進了這異域高原富有野性的狂歡里。而后,大廳外面,燃起了篝火,游客們被當地的姑娘、小伙帶動起歡快的舞步。香巴拉的冬夜深廣寂冷,唯有這堆火焰在熊熊燃燒。不知那只流浪狗兒躲在了哪家的屋檐下。

  

  晨陽照亮小城的時候,兼職導游的司機師傅給每人發了一件鮮紅的防寒大衣,接著就把我們整體移交給了當地導游。大巴車把人們拉向普達措國家公園。

  

  “公園”一詞出現在這里,讓人頗感失趣,將這令人神往的被稱之為世外桃源、“失去的地平線”的香巴拉框定為一座經人工斧斫剪裁的園林,真的是遏抑了它的天然屬性。在公園入口處的展館里,我佇立在一壁燦爛的畫幅前:森林、河流、落英、醉魚、醉翻在水邊的笨熊,講述的是魚與熊掌兼得的嗜欲滿足。漫山杜鵑盛放,落英繽紛,漂滿溪流,魚兒爭相食之,因杜鵑花的毒素侵犯神經,魚食而醉浮水面;熊來水邊,貪食醉魚,遂醉倒溪岸;犬聲狺狺,獵人縱馬而來,魚、熊兼得。多么美妙的隨心所欲圖。不知人吃了中毒的魚和熊掌又會怎樣。這樣的傳奇從很久很久以前的香巴拉流傳下來。我立定在畫幅前,放縱想象,也不能想見那縛竹編茅板巖石屋的年代,苦雨寒雪下生民的艱辛。人類追隨著自己的欲望走到了現在,將充滿欲望的歲月濃縮成圖騰般的畫幅。

  

  走進普達措國家公園,放眼一個清曠澄澈的世界,寶藍的天宇下,遠山青碧,近湖如鏡。冬季的屬都湖,湖水退出了大片湖灘草澤,一任雪花冰花繁縟鋪陳,明晃晃閃爍過去,鑲接著結冰的湖面,天地勻凈,一個沉思的冬季都在這兒了。忽然“嘎噗——”一聲,又“嘎噗——”一聲,裂帛似的聲響從湖心蕩開,播散四野,消弭在空遠的寂寥里。什么聲音?“是冰裂。”女兒說。哦!是冬的脈息吶!她在孕育。

  

  木板路勻致地沿著森林邊緣傍湖蜿蜒,走在上面,人不由得就灑脫起來。山林霧紗輕籠,松樹、云杉細細碎碎的針葉上結滿冰花,寒暉下一樹一樹晶晶瑩瑩閃閃爍爍。游人稀落,松鼠跳到路面上來。走下湖灘,腳下是枯草和一坨一坨的牦牛糞,凍結成墊。六角冰晶支支棱棱花蕊一樣綻放在糞坨上。大自然是如此的唯美。我驚異這糞坨的密集,每一步都繞不開它。草澤中水草枯梗參參差差挺出冰面,一莖一莖亭亭靜植,冰花披掛,冰針凝華,銀星灑灑。大自然的藝術哲理是為事物本質的升華。

  

  香格里拉,這冬的景致,沒能激起我膜拜的沖動。香格里拉——來自佛教文化、東西方文學詩意的闡釋,如同桃花源一樣,承載著無數人尋而不得的徒然神往。

  

  香格里拉,等到春風夏雨沐過,冰花凋零,芳草萋萋,姹紫嫣紅盛放在牛糞上,碧波染醉林紅,成千上萬的牦牛和游人喧囂著到來,我若能隨繁花來,歡樂中會多出一份冬的沉靜。

  

  (曾臻,南陽人,出版散文集《放牧性靈》、長篇小說《蒼野無語》。散文《生命的暖色》入選《散文百家》十年精品選。)


編輯:徐冬梅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

2元彩票网电脑版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20选五5开奖结果 52大庆麻将下载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排列5彩票软件 交易秀配资 山东十一运夺金11选5 福彩东方6加1机选 上海11选五开奖直播 互联网灰色赚钱项目 最新波克安徽麻将安卓版 杭州麻将规则 预测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5选7复式投注 配多多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必赢技巧